「明天先到,還是無常先來?」這是蔡老爹常問的話,結論是無解。
中午有10多位尼姑請蔡老爹吃飯,其中一位是蔡老爹的學生。蔡老爹在素食飯局中大發謬論,對佛祖語多批評,頗有挑戰佛祖的意味。
佛教要世人「存好心 說好話 做好事」,當然就是要大家做好人。蔡老爹大有意見,他說:「我才不要做好人,俗話不是說-好人不長命,禍害遺千年。做壞人可以活得長長久久,你看那些壞人,不但沒有得到報應,還活得比你幸福美滿,真讓人生氣,但我們又何必生氣呢,氣死自己活該,就直接做壞人就好了嘛!」這是老頑童蔡老爹的至理名言。

下午,蔡老爹回到農莊,看看院子裡的樹不順眼,竟然趁著幾天的大雨,倏然拔高許多,枝葉也囂張起來,這下一定要給它個下馬威,好好給它修剪修剪,他拿了鋸子就上樹,蔡老媽還來不及阻止,他就從雨後滑溜溜的樹上跌下來了,這下好了,「無常」果然先到來了。

死也不上醫院的魔咒,因為腳踝腫得像「麵龜」而被打破了。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坐上輪椅,來到急診室,照了X 光才知道只是骨裂,包上石膏就好,不須動手術。在等待的空檔,蔡老媽趕快回家拿拐杖給他備用。說起這拐杖也真邪門,那是前幾天,住在附近的里長送給蔡老爹的,因為里長上山看園地時,看到了很結實的芭樂樹枯枝,削了幾根,做成拐杖送他一根,走山路正好用。「嘿!他怎麼知道我馬上就要用得著呢?」蔡老爹心裡嘀咕著。嗄!這也是「有常」還是「無常」呢?

蔡老爹的「無常」還不只這一樁。初夏的時候,蔡老媽告訴他,院子裡的玉蘭樹上有虎頭蜂窩,叫他小心一點,不要招惹牠們。蔡老爹說:怕什麼?我用殺蟲噴霧器對付它們。果不其然,那天下午,打赤膊的蔡老爹在樹下劈柴,大概聲響音效招惹了虎頭蜂,來了幾隻前鋒部隊,蔡老爹拿起兩支噴霧器,當作自己是雙槍俠,準備開戰。這下不得了,虎頭蜂們傾巢而出、蜂擁而至,蔡老爹被叮得真的「滿頭包」,稀疏的頭髮裡,留下了螫斷的刺,而光溜溜的上身卻沒事。當下痛的只差沒滿地打滾兒,趕緊叫蔡老媽:「快!快!趕緊尿尿給我用。」蔡老媽嚇得尿不出來,蔡老爹只好自我救濟,馬上尿水淋頭,顧不得尿騷臭,也許「阿摩尼亞」發揮了作用,一時半刻疼痛減輕了一些。不過,當天晚上,果真是痛徹心扉,整顆頭腫得跟豬頭一樣,痛不成眠。蔡老爹秉持不上醫院的原則,整整痛了一個星期才逐漸好轉。事後,被關心的朋友們痛罵一頓,真是不知死活。幸好蔡老爹沒有過敏體質,沒有發生更大的意外,否則真的要像老朋友間的問候語那樣。--「最近還好吧?」「怎麼樣?死了沒?」「快了!快掛了!」「掛了,要通知我呀!不可以悄悄的走哇!」

生老病死本有一定軌跡,日昇月落、花開花謝,也有必然順序。人的年歲大了,身體機能退化了,病痛災難本是難免,這些都是「有常」,那「無常」又如何呢?

唉!明天先到,還是無常先來?誰知道呢!

全站熱搜

gina5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