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9736.jpg

「撈魚苗」是東海岸的原住民每年春夏之間的特有漁撈活動。每年春夏之間,日本禿頭鯊魚苗在太平洋孵化後,會沿著各淡水河口回到上游生活,成長後再到海中產卵繁殖後代,有點類似鮭魚返鄉的活動。
DSC_9625.jpg

每年5~10月,月黑風高的晚上,(大約是農曆20到下月的初十左右)這些鯊魚苗就會遵循著神秘的引導回到淡水河生活,因此在東海岸的河海交接處的卑南溪口、金崙溪口、大武溪口,就是熱門的撈魚苗地點。撈起的魚苗鮮甜爽脆,是老饕們的最愛,海產店收購一斤400~500元,勤快些、技巧好的人,一晚上幾乎可以賺進上萬元,對原住民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財富。難怪漆黑的海岸邊,每到夜裡總是燈火輝煌、人聲雜沓。

撈魚苗的工具也很簡單,兩根竹棍交叉,中間縫上紗網,就可以去海邊「鏟」魚了。當然其他防水的膠鞋、圍兜,照看魚苗的頭燈也是不可少的。撈魚苗的時候,站在海水中,大浪打來的時候,將魚網反著拿,然後抵著沙順著海岸底邊撈過去,再舉高兜住魚苗,最後用頭燈照看,仔細的在沙石中找出魚苗,這樣彎腰、舉高、查看、撿取魚苗,周而復始,換來滿滿的收穫,還得要忍受大浪打來的沖擊,說起來是蠻辛苦的。
DSC_9711.jpg

這麼特殊、精彩的生活題材,當然也是攝影人士喜歡捕捉的美感經驗,攝影外拍季節性的課程。清晨四點半,我們來到金崙溪邊,摸黑等待捕捉日出前後的撈魚苗活動,因為日出的光影透過紗網展現暈黃矇矓的美,撈魚人臉上樸拙專注的神情,加上強勁洶湧的海浪,配上黎明前的紅色彩雲,真是一幅美麗的畫面。

老師說拍攝撈魚苗一定要用腳架,才能攫取端正的畫面,拍的畫面人數不用太多,單數最好,最好是1.3.5人最恰當,人影不能重疊,每個人的動作要有變化,畫面才好看。郭師姐曾經拍過最美的5人一組的畫面,拿到5萬元的金牌獎。我們這些「菜鳥」後學,功力差太多,只求能拍清楚一些人影,不要「鬼影幢幢」就不錯了。果然,第一天成果慘不忍睹,因為夜拍場景太特別,攝影採用「手動模式」,光圈、快門、速度、感光度、白平衡等等的變化都要隨時掌控,簡直是難度大考驗。在沙灘架起腳架,浪一來把腳架下的沙帶走,畫面馬上歪了一半。有時,拍攝太專注,沒注意大浪打來,還要趕緊搶救像機,以免被海水打濕,損失慘重。甚至有人還要隨時搶救腳下的拖鞋、涼鞋等,免得隨海浪流入太平洋。
DSC_9690.JPG
因為拍攝成績不理想,所以大家連續去了三天,每天睡眠不足,拍成熊貓眼,大家樂此不疲,沒人願認輸喊累。為了捕捉自然天成的畫面,我們是不能要求、排練、設計「漁夫」們的行程動作的。因此只能靜靜守候和祈禱,看看各種因緣巧合都到位時,趕快按下快門,希冀能捕捉到最滿意的鏡頭。不過,常常是事與願違,當你瞄準好一幅畫面,正要按下快門時,旁邊卻有人要闖進你的鏡頭,這時就難免在心理發出念力,在心裡不停的吼「不要過來,不要過來」,希望闖入者,真的能感應到你的需求。有時候看到一個不錯的動作,剛要按下快門,卻發現動作改變了,急得心裡一直罵「你給我站好,不~要~動!」。不過這些聲音也只能自己吼給自己聽了,搞得內心世界和大海一樣澎湃洶湧!
DSC_9642.jpg

從黑夜拍到黎明,等到清晨六點半,天色大亮,撈魚人累了,攝影人也累了,大家心滿意足,各自查看自己的收穫。朝陽下,沙灘上停放著一排小發財車,或是農民載貨的「鐵牛」車,大家辛苦努力了一夜,撈起的小魚苗放在桶裡,顯得晶瑩剔透,身上有一小塊紅斑點是它的特徵。我們也看到自己逐漸進步的技術,當然免不了努力的「殺殺殺」,殺掉像機裡面,那些不滿意的畫面。
DSC_9785.jpg
拍攝活動告一段落,最幸福快樂的節目終於來了,那就是「吃 ~早~ 餐」。第一次去7-11 對面的早餐店吃蔥油餅和韭菜盒子時,不禁有點懷疑,原住民老闆娘做的會好吃嗎?老闆娘很豪氣的說:「不好吃不要錢!」一試之下,果然不錯吃。我問老闆娘怎麼會做蔥油餅。老闆娘用她原住民式的國語文法說:「這要感謝你們漢人的懶惰啊!」
DSC_9771.JPG
怎麼說呢?原來她在漢人開的店裡幫忙時,老闆娘交代媳婦做麵食,媳婦早上都睡得很晚,都推給她做,因此慢慢的她就學會了做法,因緣際會之下就回鄉開了這家早餐店,手藝不錯,生意也很好。我看她有些忙不過來,忙問她:「妳老公呢?」她把嘴巴努向太平洋,說:「去撈魚苗啊!」

啊!撈魚苗還真的是東部海邊,夏日黎明前的「全民運動」哩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gina5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