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到馬尼拉,看到街頭的馬車、人力車,夾雜在現代交通工具中,踽踽並行,顯得突兀又不協調,有種說不出的雜亂之感。聽說路上行駛馬車,也是這幾年才有的事,難怪馬尼拉的交通是越來越難進步了。現在民權高漲,工會團結,經過政府與工會多次的協商,菲律賓政府考量民意,國家也無法給工會更好的解決方案,所以馬車、人力三輪車、吉普公車都在街頭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
馬尼拉的交通之所以會亂,是因為人民搭乘或轉換交通工具「太方便」的緣故。暑期研習的老師一大早轉了三、四趟車趕來上課,經常是三輪車、馬車、吉普公車輪流交替(計程車較貴,捷運系統少路線,價格也不便宜),哪種方便坐哪種,有車就坐很方便。此地特有的吉普公車,沒有站牌(有固定路線),客人在路邊招之即來,隨時隨地都可以上車,下車時也很隨興,隨時可以喊停,甚至就在馬路中間停車、下車,若是超過、開過頭,還會被客人罵。所以駕駛人在馬尼拉開車,除了技高膽大、專心致志注意前車隨時停車之外,車子本身的煞車系統一定要超優,若是煞車皮帶鬆了,可千萬不要隨便上路,否則後果堪虞。


最奇怪的是大部分馬路上沒有分道線,也搞不清有幾線道,車子走著走著就塞在一起了,塞爆了以後,就只有等待打結的交通自然解開了,也考驗了大家的耐心,不過很少聽到駕駛人亂按喇叭,可見菲律賓人是愛好和平、很有修養的民族,不像我在四川重慶所見所聞,車過圓環,眾車爭道,短兵相接,三字經、國罵齊出口,彼此問候對方的媽媽和奶奶以及祖先什麼的,隨後司機還可以如常繼續和客人聊天,難怪四川的「變臉」技術如此出神入化,原來已在生活中演練多回了。

有一回觀察到一位老外觀光客,把車夫趕到後座,興高采烈的自己駕著馬車,奔馳在人車還不太多的清晨街道上,而車夫卻當了乘客,主客易位,各享逍遙。聽說馬和車都是車夫租來的,以小時論價,馬車24小時營業。為了讓馬專心工作,心無旁騖,工作時都給馬戴上眼罩,只能往前看,看不到身旁的其他車和人。有一天晚上,看到一輛停在華人區的馬車,熱烘烘的天氣,馬已口吐白沫,吐了一地,而車夫就靠在車座上,冷眼旁觀,一幅事不關己的樣子。難怪,不是他養的馬,他當然不關心馬的死活。


因為顧慮到安全問題,我們出入都坐校車,有專用司機駕駛,馬尼拉的華人也儘可能自己開車或坐自用車,絕不可落單,人多的地方也要小心翼翼,怕被扒手看上,甚至手機響也不敢接,尤其是名牌手機,怕歹徒覬覦,臨時起意行搶。黑暗的地方更不能走,如果非走不可,也要把身上淨空,隨身背包、皮包都不能帶,必要時可在口袋裡放少許零用錢,以備不時之須。總之,安全第一,做一下「俗仔」又如何。

但是人總有好奇心,喜歡嘗試一下新鮮的事務,每天看見馬車,總想有那麼一天可以坐一回。麗麗主任最善解人意,也最勇敢,她看出我們的嚮往,所以在最後的一週,決定帶我們去坐一次馬車,坐短短的一程來回,首先三人一組擠一輛車,其中要有一位本地老師,用菲律賓語說明路線、目的地,萬一走錯路才能立刻回頭。我們去熱鬧的王彬街銀行林立的地區,麗麗主任和萱瑜老師,帶我們去吃有名的老店經營的炸春捲、潤餅,也有halo halo、咖啡凍等冰品,十分美味可口,料好實在、生意興隆。


菲律賓的治安不好,銀行街高牆鐵門,門口警衛戒備森嚴,完全看不到裡面的情形,就連小巷子裡的雜貨店也加裝鐵欄杆,另開小窗賣東西。臺灣的銀行光明敞亮,有的櫃檯矮得像賣擔仔麵,真是引人入罪,歹徒想不搶都難,怪不得台灣銀行搶案那麼多。2006年5月19日,臺北××銀行汐止分行發生搶案,搶匪槍傷3人,開6槍搶走79萬元,駕賓士贓車逃逸無蹤。根據新聞報導,歹徒行搶時還對其他行員口出惡言,見一號抽屜只有幾十張千元大鈔嫌太少,氣得大罵:「銀行開門營業,櫃檯竟然沒錢,開什麼銀行?」後來得手後,還瞪眼嘲諷一名坐在櫃檯內嚇壞了的女行員說:「妳這麼胖,身材又差,怎麼還坐櫃檯?」我想,如果新聞不失真,這個歹徒也太可惡了,人家被搶已經很倒楣了,還要受到如此侮辱!胖?!干卿底事?他不怕全天下的胖女人圍剿他嗎?好膽麥照!



我們在有百年歷史的岷侖洛教堂休息一會兒,教堂裡有工人整修粉刷,也有教徒跪拜祈禱、祈福,在繁榮熱鬧的市中心,帶來一種寧靜、安祥的氣氛。有人説菲律賓雖是天主教國家,但犯罪率還是居高不下,就是有些教徒懺悔、告解後,把罪還諸上帝後,又去繼續作奸犯法了。


  馬車夾雜在眾汽車、人力三輪車中前進,是個很特別的經驗,高高在上搖搖晃晃又岌岌可危,走著走著眼看前面車道又塞爆了,我們的馬夫當機立斷走左邊,逆向行駛,人車較少,車行迅速,得意揚揚。馬尼拉的交通不亂怎行?當然,交通警察還是有執法的,只是經常是越指揮交通越亂,疏導了一邊,其他三邊置之不理,而我們的座車,經常是那不幸的三邊之一。有兩次看到了較大規模的取締,很好玩也很好笑,交通警察開著車,用一根鐵條(?)將一、二十輛人力載客腳踏車,像烤肉串一樣緊緊相連,串成一長條,拖回去處理,連乘客也「羈押」在車內,真是壯觀,只是乘客何罪?很好奇。在臺灣這樣取締,可能牽涉到人權問題。可惜,那精彩的畫面也沒拍成!


馬車終於回到中正學院,我取出相機準備拍照留念,這時學校附近停車歇息的馬車夫,立刻跳上車搶鏡頭,還把原來的馬夫趕下車去,真是「喧賓奪主」,熱情的菲律賓人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gina5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