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況與願景
一直很少上痞客邦自己的部落格來 因為它的聯結方法對我這個LKK來說有點複雜 不回應 不聯結的結果 就是門前冷落車馬稀 只有幾位好朋友會三不五時來催促 嘿嘿 妳怎麼很久沒東西給我們看了 所以還是要放點東西 免得癡呆症提早來報到 如果大家不怕麻煩 可到udn 來看我的部落格 它們同名同姓 也叫「度日渡日」 很無聊吧 謝謝

目前日期文章:200806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聚集在台北地區的老同學,輪流負責召集,定期聚會。這次集會輪到菊和霞負責,因為徵詢大家的時間、地點,搞得意見太多,一時「喬」不定,只好宣布取消、不聚會了,急得經常熱心提供住處為聚會地點的香大叫:「怎麼可以不辦?結束容易,再開始難。」

香登高一呼,聚會不但不停辦,還擴大舉行,北、中、南、東的老同學,紛紛響應,台北地區的同學更沒有理由缺席,於是有了貓空之旅。
這些老同學經過四十多年歲月的洗禮,從不識愁滋味的少女到今天白髮蒼蒼(不染的話)的老媼,雖然人生際遇大不同,人生的甜蜜、辛酸、甘苦、喜樂都已嚐過,悲歡離合、生離死別、老、病、哀、愁也已經歷。大家見了面,一切盡在不言中,只想好好敘舊,回憶以往的快樂時光。

gina5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京劇裡,「貴妃醉酒」好看,現實生活中,阿嬤醉酒──嗯~難看。
阿嬤喝酒是每天的「例行公事」,魯凱族的阿嬤每天無所是事,騎著機車在部落村子裡,到處找人喝酒,山地部落村子裡,不愁找不到酒伴。機車在村子裡,繞行不到一圈,酒香飄出的地方,總逃不過阿嬤的「酒鼻子」。因此,每天醉酒、經常醉酒,也是阿嬤的「例行公事」。

陶淵明的「五柳先生傳」中所謂的「造飲輒盡,期在必醉;既醉而退,曾不吝情去留。」那種「境界」對阿嬤來說是絕對達不到的。阿嬤不是古人,更沒那麼好的酒品,經常是醉醺醺的騎上她的機車,說聲再見,不久就醉倒在路邊,傷筋動骨,斷手斷腳,不是沒有過,大小手術司空見慣,大家也習以為常。
八十二歲的貴州爺爺最受不了七十歲的阿嬤經常醉酒,阿嬤每天每天不做家事、農事,家裡髒亂像鬼屋,已經變成另一個「福德坑」了,她還是照樣出去喝酒。阿嬤醉酒受傷會安靜幾天,可是如果只是微醺那大家更慘,因為她回家會醉言醉語,陳年芝麻綠豆的小事,她可以拿出來「盧」半天,顛三倒四,沒頭沒腦,沒完沒了,最後只有靠爺爺「武力解決」了,那就是爺爺忍無可忍,把她打到閉嘴,才能獲得安靜。有時候,十八歲的孫子也會氣得「撂狠話」說:「阿嬤,妳又跟誰喝酒,告訴我,我去殺了他。」這時候,阿嬤就會驚嚇一下,躲回她的房間,倒頭睡去。

gina5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